如何自己挖矿(入比特币)-在线配资 – 长春股票配资公司

如何自己挖矿(入比特币)-在线配资

不知不觉,比特币的算力又达到新高。

根据bitinfocharts数据,BTC哈希率再创历史新高,7 月 6 日平均哈希率达到 72.57 EH/S。

丰水期才刚刚打响,枯水期的战线已经拉开。熟练的老矿工们已经开始筹备 3 个月后的枯水期。

“今年枯期需求量很大。”矿工杨昊霖向DeepFlow表示,今年来新疆已经关掉了至少一半的矿场,枯水期来临,矿机位会供不应求。

“来吧,迎接最后的高光时刻。”杨昊霖在矿工群里呼号。3个月后的枯水期,将决出谁是矿业最后真正的“赢家”,谁又会是那些不动声色、默默退出的退败者。

01 新疆矿场关了一大半

7 月,矿工龙雨在新疆一个小城里静静等待枯水期。

在此之前,他已经休息了整整 4 个月。今年 3 月,他所在的比特币矿场被动关闭后,他就开始了倒卖矿机的生意。“这个行业最直接赚钱的方式就是倒卖矿机。”

比特币价格在短短几个月间翻了 4 番,矿机的价格也水涨船高,供不应求起来。比特大陆、神马、芯动几大矿机厂商的现货矿机要排到 9 月底甚至 10月了。

火热的比特币行情催生了新一批造富者,像龙雨这样的矿机倒卖贩,一个月的收入能轻松达到数万。

但龙雨发现,市场上流通的矿机越来越少,矿机倒卖也不好过了。

当他从自己的矿机生意里抬起头来,他赫然发现,身边好多矿工都已消失不见,而新疆境内的比特币矿场已经“倒下一大半”。

据他所知,背后原因是“新疆下了文件,关停矿场,清除违规用电”。

4 月 9 日,国家发改委发布《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(征求意见稿)》,将“虚拟货币’挖矿’活动(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生产过程)”列为淘汰类产业。

“今年的枯水期会很缺矿场。”龙雨若有所思,他搞不懂,这究竟是机会,还是危机呢?

和龙雨观点不谋而合的还有 2 位比特币大矿场主:刘鹏和王宇生。他们一致认为,一大批矿场陆续关闭,加上行情上涨吸引新矿工陆续入场,今年枯水期机位会格外紧张,

刘鹏告诉 DeepFlow深流(微信号:deep-flow),实际上今年枯期需求量会很大,他已经开始在库尔勒等地新建矿场,

此刻,四川境内,上百万台比特币矿机正加足马力,发出彻夜不眠的造富轰鸣。

3个多月后,丰水期接近尾声,一半以上的矿机将西上,被迁往新疆、内蒙,继续为矿场主们挖矿淘金。

届时,等待一大批矿工(尤其是新矿工)的是无矿机位可用的尴尬情境。

02 争夺矿机位

内蒙的裸电价已经涨到3毛。

这个价格在半年以前能控制到2毛以下甚至模拟炒股软件哪个好几分钱,小毛透露,如今比特币牛市的到来,加上矿场接连关闭、找电矿工的增多,电价猛涨。

矿工小毛向 DeepFlow 透露,最近正在筹备枯水期,他考虑的是内蒙的全年电,3毛,裸电价格。

“新疆没去看,政策不明朗,前段时间伊犁又关了。”小毛称,建设一个 1 万负荷的矿场平均成本是 400 万元。有些火电矿场都至少1万负荷打底,一旦被动关停,矿场主和客户将面临上千万元的损失。

所以,他只打算在内蒙看机会。

小毛介绍,目前仍在新疆挖矿的矿场有两种类型,一种是已经回本并且盈利的,只要有盈利空间,他们都不担心,因为关停损失也不大;还场外股票交易有一种,增加成本继续干,保证自己利润率,把成本加到客户头上,比如用电成本 3 毛 3,到终端用户价格变成 3 毛 8。

7 月 9 日,比特币挖矿每 T 收益为 2.4 元,一台蚂蚁S9 13.5T的矿机每日挖矿净利润为 23 块,一台1 万负荷的矿场能容纳6000台S9,每天都能为矿场主带来 13.8 万的净利润。

巨额利润刺激下,矿机位变得紧俏、供不应求。

根据DeepFlow此前报道《当丰水期遇上旱灾:70% 矿机空置,每日蒸发2000万》,四川境内受缺水影响,不少矿场主动减掉了负荷。

DeepFlow最近了解到,一些位于甘孜州的矿场 7 月才下雨,这些都导致机位的严重紧缺。

今年丰水期中,一大批矿场已倒下,利润被熟练布局的老矿工和矿机倒卖商们瓜分殆尽,丰水褪去后,枯水期的战事只会更激烈,尤其体现在“抢机位”上。

并且——年底还会抄一批矿场,王宇生补充,这会导致蚂蚁S17、神马m21s的抛售潮,“因为哪有那么多矿场”。

“蚂蚁就很聪明,判断后续市场容量不够,所以产量没准备那么多。”一位业内人士透露。

王宇生直言,今年枯水期会迎来“抢机位大赛”,谁能抢到最便宜的电价最稳定优质的矿场,谁就能站到决胜之地。

于是,如何寻找既便宜又稳定的电力成为矿业当下亟需解决的头等要事——便宜电力能保证你在币价低迷时跑赢市面上大部分矿工,而稳定则防止你花上千万建造的矿场不会随时付之一炬。

03 寻找矿业新大陆

就在小毛们在内蒙等地寻觅便宜电力时,一些矿工已经把目光望向伊朗。

但这些矿工将会发现,他们的前辈们曾纷纷在伊朗在折戟,这成为他们永远的痛。

“伊朗当地的矿场大部分是黑矿,所谓自贸区就是黑矿,并且是柴油发电。”矿工刘璋永告诉DeepFlow,他2017 年去往伊朗,在去年中撤回了,因为“海关不给过机器”,净损失 6 百万。

除了极严的海关外,伊朗还有法律上的管制,此前伊朗并没有虚拟货币挖矿的相关规定。

6月24日,theblockcrypto报道,伊朗国有发电和传输公司的Tavanir的一位官员警告称,伊朗的加密货币矿工若是被发现,将面临断电的可能。

顿时伊朗矿业情势严峻起来,一位于伊朗的矿场主紧急抛售矿机,但伊朗政府暂时还没后文,所以他选择继续观望。

刘璋永介绍,现在整个伊朗用作挖矿的电力大概有四、五十万负荷,其中大部分是伊朗本地人在做,中国人过去挖矿,当地人学会了,亲自过来深圳华强北赛格广场买矿机。

伊朗挫败后,刘璋永再次迈步,踏上吉尔吉斯坦,这是中亚五斯坦国之一,刚刚振兴发展经济,电价低至 1 毛 8。

<img src="data:image/svg+xml;utf8,” data-caption=”” data-size=”normal” data-rawwidth=”1080″ data-rawheight=”577″ data-default-watermark-src=”https://pic2.zhimg/50/v2-e022d45086231895602589d5389e1d82_hd.jpg” class=”origin_image zh-lightbox-thumb lazy” width=”1080″ data-original=”https://pic3.zhimg/v2-751d9249ce1813ddba65b1dec519675e_r.jpg” data-actualsrc=”https://pic3.zhimg/50/v2-751d9249ce1813ddba65b1dec519675e_hd.jpg”/>

刘璋永随即发现,步子之下处处都是坑。安徽天策拿了30万负荷,结果实际只给了5000瓦负荷,就连银行都合伙来坑他,“天策从国内转账到吉尔吉斯斯坦一开始是正常的,后来强行抠掉4%的手续费,逼得没办法都从钱庄走钱”。

“当地人都管中国人叫Walking Wallet,你受得了吗?”刘璋永顿时愤慨叫道。

就连矿业巨头比特大陆也不免在吉尔吉斯坦碰壁折返,刘璋永介绍,比特大陆在当地建好 30 万负荷的矿场,结果最后没搞成,预计损失上亿元,“你就能想象背今日股市行情走势后水有多深了”。

在国内政策尚不明晰的当下,寻找矿业新大陆成为笼罩在每个矿工头顶的难题,中亚、北美、俄罗斯……下一站会在哪里?

老矿工杨昊霖提出了不一样的见解,他表示从来没有考虑过出海,因为“要是国内都搞不定,出海啥的都是空的”

04 迎接最后高光时刻

“来吧,迎接最后的高光时刻。”杨昊霖在矿工群里呼号着。

他已在矿业浸淫了 5 年,今年将是他在矿业的最后一年,也是他赌注最大的一年,他再次搏出一切——一笔千万级的矿机订单已经下单,更大规模的矿场也正在修建。

比特币第三次减半预计会在 2020 年 5 月 25日,此前比特币已在 2011 年 11 月和 2016 年 7 月进行前两次减半。比特币原生机制规定其总量为2100万个,每隔 21 万个区块产量减半。

也就是说,明年丰水期刚刚开始的时候,即比特币发生产量减半之时。而在此之前,一些矿工已经给自己想好了明年减半后的出路。

一位位于四川的矿工周南告诉DeepFlow,下次减半是最后机会,不管有没有行情都准备撤出了。

“行业疯狂,跟贩毒一样。”周南卿说,他看过微信说几句话,在不知道对方真实身份情况下,就可以转账几百万。

5年前,他因为欠款“被骗”而从事这个行业,成为第一批矿工,他不得不在这条路走下去。

“我在这里赔的,还要在这里赚回来。”他还记得2015年末的时候,到处凑钱凑了 50万,11300 块钱买的 S7。

从进入行业到现在,他身边一大半的矿工都已经退出这个行业了,大部分是带着遗憾离开的。当矿工,意味着长期和老婆孩子分隔两地,太辛苦了。

2018年底,他的300万元债务终于还完了。

“我还是想回到传统行业去。”挖了5年比特币,周南卿还是不相信:“比特币10年了,差不多了,被做烂了,房地产也不过火了20年。”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